最有信誉的网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横店之行 时间: 2003-08-09 11:01:18  点击: 作者:倪旭阳
   横店之行,我们先去的是秦王宫,是为《荆轲刺秦王》而兴建的拍摄基地。城墙外巨大的铜质壁雕气势磅礴,入内有前后广场、中宫门、主宫和燕国华阳台等27处大型建筑,以雄浑的气势极尽了西秦北地的粗犷、皇族的奢侈、王者的气象。高大的城墙,巍峨的城楼,箭楼高耸,垛口起落,从了望口和射口向远方望去,你的思绪也跟着穿越了黄尘古道,那金戈铁马,刀光剑影,似入眼际;那厮杀阵阵,鼓角声声,犹震耳边。
    在江南水乡这几天恰逢当地“中华美食名小吃节”。晚上刚到江南水乡,便下起了大雨。白天时阴时小雨,这下索性放肆了起来,冲去了小吃节的几许热闹气氛,但却给水乡凭添了几分清水迷离的灵秀之气。到处是水,天上散落的,青石地上的,石桥下的,极尽浓而媚的江南气息,所到之处,窄街小巷、石桥驳岸、木舟水韵、红灯轻透,犹如一幅古朴典雅的雨中水乡图。只有雨才能极尽江南的柔与媚,灵与秀,恬淡与宁静。这才是我心中完美的江南。
    我打着伞拿着相机四处游逛。四周幽暗宁静,大红灯笼透着温和柔媚的光。恍然间,千百年的河道悠长,千百年的镂花木窗飘香,感觉自己便是那打着油纸伞轻提罗裾微挪莲步的吴越女子,内心极为宁静。
    夜宿的宾馆很好,可以赶得上四星级了,但只有一条被子,轻飘飘的,开了空调感觉依旧那么冷,我睡不着。我总是失眠,在陌生的地方更是如此。
   早起的时候眼睛很肿,但也顾不了。吃了早餐就去清明上河景区,此景区是参照宋代画家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长卷,并结合影视拍摄需要建成的。一进入景区,就感觉穿越了时空,进入了北宋都城汴京城,盛与衰,官与民,各种社会风貌、风土人情展露无遗,仿佛返回到历史长河中的某一个支流。
   每一处建筑都像一尊艺术品,四角高挑,飞阁流檐,色彩浓丽。画舫美丽精致、牌坊高耸林立、城楼巍峨挺拔。听说这里还有李师师等四大美女抛彩球、擂台比武招亲,皇帝出巡等文艺表演,可惜我们只是看到了一些小技小耍。虽感觉有些遗憾,但这美景已让我留连忘返,如果在这住上个把星期,我想我会比神仙还要来得潇洒。
   最后一站是广州街与香港街。广州街,古街道纵横交错,珠江穿城而过,还原再现了一个十九世纪的街市风情。我们参观的鸦片馆有一种长年烟熏的陈旧与暗调,长着霉斑的烟斗与床,无不透露着一个时代的阴暗与堕落,精神与肉体的沦落。还有妓院,当铺,茶楼,警局,倒是有着教育意义与不错的拍摄基地。
    看到一辆黑色的旧时人力三轮车,我看看四下没人,就对同行的女孩说:“快,拍照。”然后就赶紧走人。我们还没走出几步,不知从哪冒出来了黑脸妇女:“喂——两块!”嘿,早知这样我怎么也要把动作摆得优雅一点。看,洗出来后竟是贼头贼脑整个贼相。
    香港街则风格迥异。如果说广州街是陈旧、喧哗与颓败的,香港街则是达官贵族们的聚居之地,色彩鲜明,有着天鹅般的高贵。干诺道、皇后像广场、香港总督府、圣约翰教堂等30余座欧式建筑,构成了当时香港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的中环“维多利亚城”。鲜明的时代感和沉重的历史感,让人很自然地联想起中国近代史的百年沧桑。
 横店之行接近尾声了,总体上我是满意的,但也有感觉不舒畅的一面,比如牛郎织女宫里面不是塑料花就是死碜碜的木制像,你看那织女妹妹啊,蓬头垢面,好像足足有三个月没人给她洗过脸了,可怜的妹妹啊
    横店是美的,我是这样认为。一点污垢是不会抹毁它在我心目中的形象。记忆,足迹,图片,文字,这便是我经过它时所留下的痕迹。
    没有什么,只为对一切美的留念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