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有信誉的网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 时间: 2003-09-03 15:00:50  点击: 作者:沈衍英
    雨停了,空气里弥漫着清新的泥土气息。这使我想起了北方,想起了北方夏日午后的雨。
    北方的雨就像北方的人,奔放,豪爽,坠地前总是酝酿一番:乌云在空中翻滚,狂风从平地卷起。顷刻间飞沙走石,摧枝折叶,天昏地暗,一片浑浊。风愈急,雷愈紧,一道电光,划破长空,一声巨响,如天地洞开,“哗”的一声,大雨倾泻而至。雨流如注,崩落坠地,击起层层尘烟,一股股泥土气息随着蒸腾的暑气在空中弥漫开来,天地间顿时清朗了许多。
    北方的雨虽铺天盖地来势凶猛,然而耐性不足,几十分钟过后,便偃旗息鼓,鸣金收兵了。
    南方的雨与北方的雨截然不同,细腻、调皮。大多没有电闪雷鸣,无需风云助阵,说来就来,扯块云彩就能下雨。冷不防来个偷袭,刚才还艳阳高照碧空万里,转眼间,雨线如丝,遍洒百川,滋润群山。如烟似雾,飘飘渺渺,飞越于亭台轩榭间,翩跹于琼楼玉宇前,令人心惬意爽。
    南方的雨如斯,悄无声息,不紧不慢。这犹如南方的人:理性、睿智。
    人们常说,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我想,南北两地的雨水多少也造就了南北两方的人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