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有信誉的网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榧乡少年 时间: 2005-04-07 11:13:55  点击: 作者:周德钿


    对于榧子,原先我是了解甚少的。那次到一个榧乡去办文学创作学习班,才知道原来榧子种类很多,有香甜的米榧,个儿较小的花生榧,肉的颜色像谷糠的糠榧和个儿特别大、吃起来有一点儿桐油味的桐油榧。榧子树呢,原先更是知道得很少,只知道它的叶子像杉树的叶子,树干大概也不会很大吧。这次却使我大大地开了眼界。不过,最使我难忘的还是那位具有榧树精神的榧乡少年!

    那是一天清早,我走出乡政府招待所,沿着小路,独自向一座山上走去。空气清新,玉露滴滴,正是深秋的那种山乡特有的宜人早晨。我刚踏上岭头,稍远处一把把半张的巨伞,猛地矗立眼前。我仔细一辨,啊,榧子树,成片的榧子树,它们真大呀!仔细一瞧,榧子大都有了裂纹。榧子熟了,快落果啦!

    忽然,树下有一位大脑袋少年映入我的眼帘。少年见我向着他走去,便傻傻地望着我笑,两手各自在两边的裤腿上一上一下地不住地搓。他说:

    “我知道,你是县里来的老师,到我们这儿办文学创作学习班!”

    “噢,你说得很对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 “我、我——我叫‘傻大个’!”

    真是傻大个啊!望着他那憨厚的样子,我心里直想笑。

    我走到树底,抬头细细地观赏起榧子树来,只见如针的叶子分两边平行地长在细枝上,像万千把长篦子。特别使我惊奇的是,榧子树的丫枝特别多。数了数,从主干上分出来的竟有八十多根。我好奇地问:

    “榧子树的丫枝怎么这么多啊?”

    傻大个高兴地笑着说:“是这样的,榧子树长得慢,上代人栽,下代人才能吃到果子。它为了更好地感谢栽培它的主人,就尽力多长些丫枝。丫枝多了,果子就能生得多啊!”

    我也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:“是这样?”

    “你不信?我们这儿的人可都相信呢。它可是一种不甘落后的树啊!”傻大个有些着急,他拉下近处的一根小丫枝,说,“看,新榧子还刚成熟,榧乳又这么大了!”

    “什么榧乳?”

    “就是小榧子呀!”

    我一看,确实是的。榧乳有半粒大米那么大了,青色,有棱有角,闪闪发光。我开了一句玩笑:“榧树的性子也真急唷!”谁知他一下子竟认真起来:

   “不是不是,榧子长得慢,它是怕明年人们吃不到十足香甜的榧子,今年就开始长啦!”
他学着大人的口气:“笨鸟先飞嘛!”

    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。

    傻大个忽然想起了什么,从口袋里拿出一迭稿子,递给我,说:“我因得过脑膜炎,脑子不好,我就是不服气!我们县年年都要搞小学生征文,我先写了两篇等着,我不信我就写不好,叔叔,你帮我看看吧!”我接过稿子。

    回招待所的路上,傻大个的影子不断在我眼前闪现。我们中华民族有着千千万万聪明机智的少年,但也不能说没有缺乏天赋条件或具有某种缺陷的孩子。但极其可贵的是,这些孩子却能像榧子树一样不甘落后,苦干实干,最终成为一个并不低能的人,傻大个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 尽管这是20多年前的事情,但常常在脑里萦绕。我们大家都把自己当作一棵榧子树吧!

 
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