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有信誉的网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天都峰上的记忆 时间: 2005-04-23 08:52:43  点击: 作者:周德钿


    二十三年前,我首次去黄山。那是一个盛夏时节。“不登天都峰,等于一场空。”这天一大早我便向天都峰进发,接受这句顺口溜的挑战了。

    天都峰确实险峻,以至于我这个天天爬山的山里人也不得不为之倾倒。几攀悬崖,几登绝壁,过鲫鱼背,穿古石洞,每前进一步,都是对意志和毅力的严峻考验。到达峰巅,我才有时间逐个望望周围的人。他们中有白发苍苍的老奶奶,有未过二十的小伙子,一打听,不是来自上海、南京,就是来自广州、昆明。有一位很特别,他是外国人,胸前印着八个汉字:“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。”原来,他是中国人的女婿——英国伦敦人。他们都能登上峰巅,使我感慨极了。“英雄,英雄,你们都是英雄!”我不住口地称赞着。那位英国人不懂汉语,但他憨厚地笑着,显然明白了我们的意思。

    这时,南京的那位小伙子拍拍脚边的大西瓜,问:“谁要吃西瓜?”“哈哈哈……”大家都笑起来,“这么凉的地方,谁想吃它?”热心肠的小伙子给山巅的冷空气打击得伤心极了,说:“原以为登上峰巅的人都十分口渴,一定会将我的西瓜抢个精光,想不到我费了老大劲背上来,还得整个儿将它背下去!”他可怜的处境惹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 那位学者模样的上海奶奶,轻轻地接过话头,用沙哑的喉咙,亲切地说:“谁也没料到峰巅竟这么凉快。你们也料不到吧?登上峰巅的不一定都是英雄,也有蟊贼!”

    “啊——”我们不理解老奶奶的含意,等着听她下文。英国朋友则愣怔怔地望着我们。

    “你们没有听讲过?就在这个峰巅,这块方圆不到三、四平方米的地方,曾发生过一起流氓事件。两个流氓企图强奸一个女青年,女青年拼命和他们厮打。危急关头,又一个登山的人上来了。他见义勇为,和流氓展开一场生死搏斗,终于一拳将其中的一个流氓打下了峰巅,一脚又将另一个流氓打了下去……”“啊——”我情不自禁地探头向峰下望去,只见翻腾着的云海,时隐时现的危崖、险石……,那位好奇心特重的广州人,用右脚使劲蹬蹬那眼看就要滚下万丈深渊的巨石,想要“再现”一下流氓“跃”进云海的“雄姿”,谁知巨石动也不动。

    又一对青年男女登上了峰巅。那男的,匆匆走进我们的圈子里,左瞧瞧,右望望,遗憾地说:“哎,没有什么好看的呀!”

    女的稳稳地往石墩上一靠,生气地批评道:“山,石,奇松,云海……,你都看不见吗?”

    男的脸红了。我心里不由暗暗嘀咕道:“登上峰巅的,还有瞎子!”

    那女的忽被“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”吸引住了,她不断用英语发问。英国朋友也不断用英语回答着。我不懂英文,无意于长时间地旁听着,便细细地咀嚼起上海老奶奶的话来。

    随着一阵欢笑声,只见大家忽然互相紧紧地握起手来,久久地不肯放开。我有些茫然,上海老奶奶解释说:“刚才我们讨论了这样一个问题:虽然我们登上了天都峰,但要评论自己到底是不是英雄还为时过早!”

    要离开峰巅了,大家都恋恋不舍。还是那位上海老奶奶,严肃而充满感情地说:“愿我们大家行万里路,登万座山,在时间老人面前无愧于‘英雄’的称号!”

    默诵着这美好的祝愿,我们一齐慢慢向山下走去。不知怎地,我不感到这是向下,而是仍在向上,像来时一样地一步一步地向上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