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有信誉的网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永远难忘的记忆 时间: 2017-09-26 10:43:32  点击: 作者:雷俊
       国庆将至,随手翻看旧时的照片,在感慨光阴似箭的同时,那深埋在心底永远难忘的记忆,犹如冲破闸门的洪水,奔涌而出。仿佛顷刻之间又回到那个充满激情和斗志的年代,震天的口号声和铿锵的脚步声,似乎又在耳边回响,久久不肯散去。
       1984年初,为迎接35周年国庆,国家决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阅兵和庆祝活动。我被选中参加阅兵训练,成为第一排第9号队员。终于可以代表空军参加天安门阅兵,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了,为表决心,我向方队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向党表示了坚决完成任务的决心。
       然而,训练让我感到参加阅兵并不容易。2月的北京,寒风凛冽、冰冷刺骨,寒风夹着雪花漫天飞舞。军姿训练不到10秒,眼泪就夺眶而出。几分钟后,鼻涕也加入了奔流的行列,但所有队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,即使队员因为身体原因突然倒下了,也只有教员和医务人员才能把他们抬出去。有一天,居然有只小蜜蜂跑到我脸上蜇了一下,脸部一阵刺痛,但也只能挺直了站着,好在医务人员及时过来帮我拨出刺针,敷上药水,才减轻了疼痛。而且由于不准戴手套,不少队员手上长了冻疮,出现了水泡,但尽管疼痛难忍,大家也没有停止训练。
       等到队列动作训练开始了,训练量明显增加,每天汗流浃背,训练时间也长达15小时。为了提高训练成绩,各式各样的自制训练器材开始上场了,墨线场地、限高绳索、搓衣板、回形针、背包带等等,能想得出来的应有尽有。目的只有一个,规范所有人动作,达到整齐划一的效果。头不正的衣领上插回形针,腰不直的背上绑搓衣板,腿不直的捆背包带睡觉,每个人都不想成为下一个被淘汰者。
       进入盛夏,训练用的机场酷热难耐,跑道上的温度高达50多度。头顶烈日、脚下是蓄热蒸腾的机场水泥跑道,天天考验着每个人的忍受极限。每天都有好几个队员晕倒,骄阳更是把所有裸露的身体部位晒脱了几层皮。每次训练大家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全身湿透。脚底的水泡也是破了好、好了破,因为炎热和蚊虫引起的脓头大痱子、疖疮已经司空见惯。一个完整的阅兵训练周期下来,走的正步、齐步、跑步的距离,比两万五千里长征还要多,每人平均走破了5双皮鞋。几个月持续性训练,体力消耗过大,心理负担过重,这种训练强度和压力,真的是难以想象。
       10月1日9点30分,官兵们期待己久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!天安门前的礼兵迈着矫健的步伐,雄赳赳气昂昂地就位了。不久,天安门广场上响起了隆隆的礼炮声,雄壮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奏响,那一百多万人激昂的歌声,那激情澎湃的红心,让无数身临天安门广场的中华儿女,眼里充满激动的泪水!
       10点整,在阅兵曲的乐声中,邓小平主席的检阅车匀速地驶了过来。这次真真切切看清楚了,邓小平身穿藏青色的中山装,面容和蔼。他亲切地向受阅部队挥手示意,而所有官兵则回以一声声排山倒海的“首—长—好!”和“为—人民—服务!”
       随后,分列式开始了。在响彻云霄的分列式进行曲中,我们的队伍是那么的自豪,那么的雄壮,大部队整齐划一地从天安门前走过。此时此刻,大家早已忘记了200多天来的艰辛,我们向党和人民展示了训练成果,展现了“扬我军威、振我国威”的豪情。
       10月3日,我站在了鲜红的党旗下,庄严地举起了右拳,光荣地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员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