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有信誉的网投网站

中文 EN
新闻资讯
News Information
上海东方卫视播出“名嘴”方宏进与民营企业家胡成中的对话 时间: 2005-05-20 08:57:25  点击: 作者:佚名


    5月12日晚22:56,上海东方卫视在《中国经营者》栏目中,播出了东方卫视总策划、原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主持人方宏进采访胡成中的节目。本报现将其文字稿选载如下:

    电气行业内常用“两大一小”来描述国内电气市场格局。“两大”指国有电气企业和跨国电气大鳄,它们以做附加值高、技术含量高的高压强电为主;“一小”指民营电器企业,它们以做附加值低、技术含量低的低压弱电为主。前有堵截、后有追兵,于是价格战往往成为克敌制胜的杀手锏。
 
    方宏进:打价格战这是你愿意承认的,还是你不承认?
 
    胡成中:这个应该说不对。我是低压电器协会的会长嘛。你的价格如果太低的话,压力也很大的,这几天都在同行之间谈联盟什么的。就是不是你杀我,就是我杀你,最后大家都没有利润,研发的资金也没有了,走向恶性循环。这个应该是价格联盟,大家都走上良性循环,这也是我当会长的职责,我怎么会带头杀价呢?这个是不可能的。
 
    方宏进:我举一个例子,就是C45开关,像这种开关,我们在国外销售大概是一块美金吧,而跨国公司销的话,起码是三块美金以上。那么你卖一块美金,本身是已经没有多少利润了,还是有很大的利润空间?
 
    胡成中:应该说有利润的。我们在国际市场上,纯利润大概百分之五到十左右,也就是说利润空间没那么大。这个策略就是先要占领市场,后价格再往上提。
 
    方宏进:最大的优势在哪一块?成本哪一块跟它们比最有优势?
 
    胡成中:在柳市这个中国电器之都,零部件都有专业化生产,专业化的分工很细,举一个例子就是瑞士生产手表一样,零部件在每一个家庭,我有品牌,最后组装。当然我们现在是掌握核心的技术,还有关键的零部件,必须我们自己生产,其它的都在外协企业,你一个公司就生产这么一个部件,那肯定成本是最低的。
 
    方宏进:我觉得劳动力本身是不是也有这个低成本的效果,我刚才到你们的车间去参观,我注意到,你们的企业不是我想象的这么自动化,流水线上还是坐了很多的小姑娘在弄。
 
    胡成中:我生产电器二十多年,参观过、看过的国外企业确实太多了, 它们确实是非常先进的, 但是人均的装机设备也是比较高的。比如说拿我C45这个开关来讲,我现在这条线投下去是人民币五百万,我用工人是二十个,国外的呢,它可能投一个亿(人民币来算),人呢,是用一个到二个。 我们给他们付的工资多少钱呢,二十个人,二万元的年薪,四十万。那么国外的设备, 一个亿的投入,每年就是五百万的利息,对吧,还有折旧呢。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前道工序,装配这一块,是用人工的,后面就是自动检测的,也就是既能发挥我们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,又能够控制质量,所以我现在这些设备,我们称它是半自动,人家是全自动。
 
    方宏进:你是存心要半自动?
 
    胡成中:是,存心要半自动,我这个C45,卖给日本,最多八块钱,他们全自动生产出来成本十到十二块。所以制造业向中国转移,是非常有可能的。  

    1999年,德力西兼并杭州西子,把产品线延伸到电度表;2000年,德力西兼并收购了新疆旅客运输公司、新疆生产资料公司等;2003年,德力西又与北京物美、安徽南翔、河北新奥联合组建了德美奥翔投资有限公司,并宣称要以500亿元建立全国物流网络。德力西随后又涉足再生资源、金融领域,并宣称将要进入军工领域。
 
    方宏进:有人猜你要做多元化的经营是这么一个思路,你希望通过多元化,能够融到更多的资金来支持你在电器领域的攻城略地,你搞多元化是为了这个目的吗?
 
    胡成中:我觉得首先是要把我们的主业做精、做强、做大、做优。通过资本经营,通过其它的一些经营,可能产生的利润会更高一些。比如说按我们电器行业当中,通常的规律,一般的技术开发投入百分之三或者百分之四五,国外的百分之十,那我们百分之十怎么投呢,你本身的利润就只有百分之五到十,你不可能全部投在研发上面。那我就要调其它的资金,其它产业产生利润。

    应该说我们民营企业,其它的发展空间也很大。所以我们现在对其它的一些产业,也是按照专业化去做的。也是要把品牌做出来,做成产业链,做成产业化。
 
    方宏进:但是你这里,我直说,会不会太贪心了。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一个企业的精力是有限的。把一样做好在中国已经算很不容易了。你六元七元还要每一个元都做得那么好,会不会最后顾此失彼?
 
    胡成中:不会,我很自信地说不会,国外有很多例子,中国也有很多例子,比如说单元的专业化,它也能做强,做大,做优,可能它发展的步子慢一些,那么多元的也有成功,也有失败,或者你刚才讲到,精力顾不上了,人力顾不上了,或者管理的链太长了,那么我首先选择的行业,肯定是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,必须要把风险锁定。
法国施耐德公司它就是专业,它甚至连高压都不做,就是低压电器,它去年做到八十多亿欧元,那么西门子公司,它应该是多元化的,它做到一千多亿欧元,那么这两个公司都比较老的。当然低压电器还是施耐德强,但是整个规模,施耐德没西门子大,而且整个的公司的科技含量、水准来说,也是西门子高,这个我觉得我们德力西的发展路子,也是借鉴国外公司的一些成功历史。
 
    方宏进:你想学西门子不想学施耐德,是这个意思吗?
 
    胡成中:施耐德的路子要学,因为它低压电器的路子是很专的,和我们是同行嘛,但是西门子的路子也要走,它原来电器发展到高压,像火车上的电器,军工上的电器,包括家电,还有医疗的一些电器,它都在生产,那它就不是专业化吗?其实它也是专业化,每一行走出来都是专业化的。
    
    方宏进:但是你自己有没有一点担心,就是说你把你的精力,特别是你的资金,这些硬的资源,用到了其它领域的时候,有别人偷袭你的大本营,特别是你低压电器这一块?
 
    胡成中:这个不太可能, 比如说这个项目,我没有把风险锁定,我是不会去做的,退一步说,万一这个项目失败的话,对我总部,对德力西主业没有影响,我才去做的。
 
    方宏进:所以你的原则就是,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保主业的。
 
    胡成中:对,保主业。
 
    创业之初,胡成中给企业取名“德力西”,就是想实现“力超德国西门子”的梦想,但经过20年发展,深入了解西门子等跨国电气巨头的实力之后,胡成中深深感到,中国民营企业要想超越经过百年历练的跨国巨头,并非易事。
 
    方宏进:在低压电器上,你感觉到有很大压力,还是觉得王牌已经都在你的手里了?
 
    胡成中:作为中国电器之都的这几家企业,包括德力西,我觉得优势是非常大的,我觉得目前的劣势,就是国际化的网络,还有品牌的附加值。比如说同样的产品,我卖8元人民币,国外的它卖3美元,高你三倍,甚至有的五倍十倍都有,它就是有国际化的品牌。
 
    我们公司,应该和国际大公司合作。它有国际化的网络,它的技术含量比我们高一些。我们有成本的优势,有机制的优势。这几年,基本上国外的这些大公司都和我们有接触,那为什么谈的时间那么长呢?现在谈起来不是某一个产品在合作,要整个公司,包括低压的高压的成套的,全面要合资。
 
    方宏进:你最低的底线是什么呢,有什么原则是自己坚持的?
 
    胡成中:第一条原则就是股份的比例,我认为要百分五十对五十,你也五十我也五十,那就可以做。 第二条原则就是要打双品牌,合资公司的商标要打上去,我们德力西的商标也必须打上去;第三是必须要在温州生产,因为温州有很多的优势,在这三条原则的前提下,其它都好谈。

    方宏进:但是我有个好奇,就非得合资吗﹖你不合资,能不能生存下去呢?
 
    胡成中:很清楚,二三十年没有问题,对吧,我四十多岁了,到六七十岁,这个企业肯定能生存,这个是胸有成竹的。也就是说我不跟你合资,自己生存,也能发展得很好,而跟你合作起来,发展得更好。

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